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丝袜诱惑  »  操小美女的嫩穴
操小美女的嫩穴
砰!

  双木集团总裁办公室,大门被一脚踢开。

  穿着病号服,头上缠着绷带的吴良,冲着女总裁咆哮道:“老子受够了!我要和你离婚!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办公桌前,只见一个肤白似雪,翘着二郎腿,大腿修长而笔挺的美女总裁,头也不抬的淡淡应了句。

  吴良顿时火大,一字一句的道:“林江雪,我再说一遍,我!要!离!婚!”

  啪嗒!

  一直歪着头,正在写策划书的林江雪,铅笔芯顿时断了。

  抬起头,她扶了扶脸上的眼镜,古井不波的就三字,“为什么?”

  “为什么?呵呵……”

  吴良指了指头上的纱布,不满的道:“三天前开车送你去机场,你一路催促。最后出了车祸,我是为了保护谁才让驾驶座去撞的墙?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林江雪摘掉了眼镜,甩了甩长发,这动作美得让人惊心动魄,看得吴良都呆了。

  “你是为这无聊的理由要离婚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过来!”

  吴良阴沉着脸,走了过去。

  啪!

  顿时,林江雪起身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他脸上。

  打得吴良一下呆住了。

  “醒了吗?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,要离婚也只能我提!现在!你给我滚出去!”

  捂着脸,吴良狠狠的盯着她。

  门外响起了一个嘲讽的声音,“没错!你是小雪花八十万买来的一条狗,只是争夺家产的棋子,竟然敢对主人狂吠?活该找抽!”

  听到这话,林江雪皱了皱眉,“陈斌!我两口子的事情与你无关,最好闭上你的臭嘴!”

  “呵呵……老同学,你还是这样脾气冰冷,拒人千里之外啊。”

  陈斌耸了耸肩膀,嘲讽的看着吴良,“出个车祸昏迷三天,在这里大呼小叫的。算什么男人?”

  听到这话,吴良苦涩一笑,三天?

  在他们看来自己出车祸昏迷了三天而已。

  但实际上……

  他已经轮回重生了三万次!

  中间吴良已经醒来过无数次,但每次到了7月15号这一天,凌晨12点一过,无论如何坚持都会睡过去。

  再次醒来后,又回到车祸那一天。

  如此这般周而复始……

  在这三万次间,吴良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他!

  干过厨师、医生,当过上市公司集团老总,拿到了所有学位。

  而且,沧海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,每个人做了什么事,有点什么小秘密他都一清二楚!

  可惜,这一切毫无意义,因为7月15日这天,他又会去重生。

  但现在……

  7月16日!他居然出来了!

 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询问妻子林江雪在哪里。

  却被医院的人告知,这三天除了他的母亲和妹妹,林江雪压根没来探望过一眼!

  吴良苦笑,陈斌说得对,他是林江雪花了八十万买来的。

  只是为了扮演她的上门女婿,谋夺林家的家产罢了……

  “八十万我会还你,这个婚我离定了!”

  深吸一口气,吴良淡淡的说完,转身就走。

  身后传来了陈斌嗤之以鼻的嘲讽,“还?呵呵……那可是八十万,他还以为是八十块呢?”

  林江雪看着离去的吴良,皱了皱眉,厉喝一声,“站住!”

  吴良立在了门口,头也没回,“还有什么事?”

  林江雪心头不舒服了,这小子什么态度?

  “去看看婆婆,她的哮喘又严重了!”

  吴良一愣,接着淡淡一句,“你放心,我妈的病不会再花你一分钱了。”

  说完,关上了门,他陷入了沉默。

  三年前,母亲病重,为了给她筹医药费,吴良以八十万的价格把自己卖了。

  上门女婿的日子过得真心惨!

  丈母娘一家根本不拿自己当人看。

  与其说他是林江雪的老公,倒不如说是买上门的佣人!

  家中脏活、累活全让自己干了,三天前为保护林江雪,他更是车祸昏迷三天,换来的却是这般结果?

  林江雪让他寒透了心,吴良已经不再对她有任何留恋了。

  “小雪,你还留着那窝囊废干什么?早离婚早解脱不是吗?”

  “闭嘴吧,陈斌!”

  “你明知道我喜欢你,现在只有我能救双木集团……”

  “如果你想用投资来要挟我,那你打错如意算盘了。”

  房间里面的两人吵了起来,可吴良已经没有心思去偷听。

  林家一直想让林江雪“休”了吴良,好跟陈斌这个金龟婿结婚。

  以前的吴良在乎,没本事只能自个儿生闷气。

  但现在……

  有本事了,他却不在乎了!

  深吸一口气,吴良直接离去。

  身后是一群指指点点双木集团员工们。

  “哎,看到了吗?林总的老公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谁是谁老公,只是个临时工!”

  “刚才我去给老总冲咖啡,偷听到了,这窝囊废居然要和林总离婚。”

  “哇,窝囊废也有火气啊。八十万哎,他还得起吗?”

  “嘘,小声点,别让他听到了!”

  三年了,这种嘲笑无时无刻不伴随着自己。

  出了门……

  叭叭!叭叭!

  双木集团公司门口,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幻影,在吴良旁边按了按喇叭。

  一个大脑袋中年男人,放下车窗冲着吴良笑了笑。

  如果有人看清了他的脸,一定会惊讶到眼珠子掉下来吧?

  马易云!

  全球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第六位,国内首富。

  身价346亿……美元!

  更加令人吃惊的还在后面……

  “吴良小兄弟,上车一起去喝一杯如何?”

  堂堂国内首富,竟然和小小上门女婿称兄道弟!

  吴良点了点头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  在路人回头率百分百下,这辆拉风的劳斯莱斯幻影,疾驰而去。

  马易云双手交叉在胸前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吴良,“老实说,当你拨通我私人电话的时候,我还挺吃惊的。因为除了几个亲密的伙伴,我根本不会给任何人留电话。”

  “呵呵,马先生,我已经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了。我是个情报商人!你不用在意我的年龄,只要情报好使就行,对吗?”吴良微微一笑。

  三万次重生,让他掌握了每个人的小秘密,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,吴良就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……

  没想到这一切成真了!

  “说的是!谢谢小兄弟的情报,让我揪出了内部的商业间谍,避免了公司更大的损失。这八千万是你要的报酬!”

  首富马易云递过去了一张黑色的卡片。

  这就是传说中的“黑卡”,全世界公认的卡片之王,百夫长黑金卡!

  吴良点了点头,接过了银行卡,背面还有一窜数字,应该是密码了。

  “小兄弟,你上次说还有个情报卖给我,现在能一并说了吗?”马首富微微一笑,对吴良的情报很有兴趣。

  “前面停车!”

  吴良不答,反而喊了一嗓子,司机立马停了下来。

  “马先生,情报的事情咱们电话再谈吧,我现在有点私人事情。”

  说完,吴良打开车门,急匆匆的跑了下去。

  马易云一愣,淡淡一笑,看着吴良的背影小声问了句,“那小子的背景查过吗?”

  “先生,查过了!他父亲早亡,只有个母亲和妹妹,三年前入赘到了双木集团林家,是个很普通的人。”

  “是吗?那真是奇怪了,他的情报之准,连我们的人都没查出来。一个小小的上门女婿,怎么会知道这么多?”

  ……

  “妹妹!”

  吴良之所以下车,因为看到了妹妹吴雨。

  吴雨早就知道哥哥醒了,这一会儿在这里遇上,还挺惊讶,“哎,大哥,你也来给爸爸上坟啊?”

  “额……呵呵……”吴良尴尬一笑。

  “算了,咱们一起吧!”

  妹妹白了他一眼,显然哥哥双手空空,不可能是来上坟的。

  “对了,等下你也给你爷丈人上柱香吧。”

  “爷丈?”

  吴良听到妹妹突然的一句话,愣住了。

  吴雨叹息一声,“就在你昏迷的第二天,嫂子的爷爷就去了……唉,她现在一定很难过吧!”

  吴良愣住了,心头很不是滋味。

  “大哥,我看得出来嫂子有多么不容易。作为一个女儿家要扛起一家公司,没有任何依靠,没有任何可以倾述的对象。所以,她一直冷冰冰的示人,其实心中很苦闷吧?”

  吴雨一边打扫着墓前的卫生,一边淡淡的解释道:“其实我知道嫂子外冷内热,在你昏迷这段时间,她打电话来一直询问你的情况,还支付了你和母亲的所有医疗费。所以……哥啊!你以后一定要对嫂子好点。”

  听完妹妹的话,吴良低下了头,捏紧了拳头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三万次重生间,他探索了所有人的秘密,唯独少了林江雪。

  因为她是个很枯燥、很乏味的女人。

  在观察一段时间后,吴良失去了兴趣,便放弃了。

  不曾想……

  错过了了解林江雪最重要的机会。

  叮铃铃!叮铃铃!

  就在吴良沉思之际,妹妹电话响起。

  吴雨看了看来电显示,惊慌失措。

  “喂,老板!”

  “你还想不想干了?”

  “老板,我……我向领班请了假的,我今天给父亲扫墓。”

  “请假?我批了吗?没有我批准的假条,就是擦屁股的纸!我给你半小时,立刻、马上给我滚回来上班,不然你就收拾包袱滚蛋。”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!我马上回来。”

  吴雨挂断电话后,匆匆的赶紧要走。

  吴良皱了皱眉,“小妹,如果这份工作干得不顺心,那就别干了。”

  吴雨微微一笑,天真烂漫的回了句,“哥,你有嫂子养,我不工作谁养我?”

  “我养你啊!”

  听到哥哥这话,吴雨愣了愣,随即脸红了。

  什么也没说,转身急匆匆的跑了。

  她知道哥哥没有工作,在林家与其说是个女婿,不如说是个帮佣。

 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哥哥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  看着妹妹的背影,吴良叹息一声,呢喃道:“我是说真的!”

  转头看了看爸爸的墓,吴良又去看了林江雪的爷爷,最后双手插在兜里,转身淡淡一句,“爷爷,你放心吧!我会保护小雪的。”

  出门,掏出了手机,吴良拨打了电话。

  “喂,小兄弟,怎样?”

  “马先生,我决定把最后一个情报卖给你。”

  “好啊!不知道我要付出怎样的报酬呢?”

  “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!”

  “哦,你先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我要……一家公司,一个人,一笔钱。”

  听到吴良的条件,坐在车里的马易云笑了,以他的财力来说,这完全不成问题。

  “能具体点吗?”

  “公司!我要星源家政。”

  电话那头,传来一阵询问的声音,“你知道星源家政吗?”

  “知道,一家小公司,专门帮人做钟点服务的。”

  “市值多少?”

  “几百万!”

  “好吧,小兄弟,我答应你!星源家政是你的了。”

  “接下来,我要十个亿……美金!”

  “嘶~”

  听到吴良的第二个条件,马易云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,并没有立即答应。

  因为这笔钱不是小数目,他得评估吴良的情报,到底值不值这个价!

  “第三个,我要你的管家阿福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最后一个条件说出来,马易云终于不再沉默了。

  “小兄弟,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!”

  作为马易云身边的老伙计,阿福不仅把他家打理得井井有条,最重要的是他了解很多商业机密。

  马易云不在,公司很多的事情都是这位管家去管理的。

  马易云首富的地位,可以说很大一部分功劳是阿福在背后为他出谋划策。

  正因为了解马易云的秘密,所以吴良才厚着脸皮要这人吧?

  “马先生,我说过了,我是个情报商人!你放心,我的情报要这点报酬,你只赚不亏。说句不中听的话,这情报用你的半壁江山来换,也是值得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马易云不说话了。

  此时此刻,他脸色阴沉无比,已经在爆发的边缘。

  “你有一个儿子!”

  但接下来,吴良轻描淡写六个字,瞬间把马易云的火气浇灭。

  他……

  直接惊呆了!

  马易云身价346亿美金,但他一直很痛苦的一件事,便是没有子嗣!

  年轻的时候拼命赚钱,老了再想终身大事,却被医院告知因为身体方面,患上了不孕不育。

  如果吴良的情报是真的!

  确实,一个继承人用他的半壁江山去换,也是值得的。

  “我有一个儿子?”

  “是的!”

  “你没开玩笑吧?我是个私生活很检点……”

  “十六年前,苏桥荷花池畔,一个刚刚失业到落魄自杀的小姑娘……”

  嘶~

  马易云倒抽一口凉气,瞬间惊呆了。然后在电话里面咆哮着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?”

  “马先生,我已经重复过无数次,我是个情报商人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马易云在听说了还有一个儿子后,整个人抓狂了,赶紧大叫着,“司机,立马联系总公司,收购星源家政,准备10亿美金,让阿福过挡。”

  “老……老板,这……”

  “快去!”

  “是!”

  马易云深吸一口气后,赶紧来了句,“小子!这事情不能开玩笑,如果你欺骗我,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  “当然!马先生,你去宾阳大道23楼13号房,那里有一位叫李星雨的女士。见了面你就明白了!”

  吴良这话说完,马易云已经彻底傻眼。

  他能说出李星雨的名字,说明这一切是真的!

  好半天后,沙哑着嗓子,马易云说了两字,“谢谢……”

  就在当天下午,探望了母亲后,吴良的卡上到账10亿美金!

  同时,一个开着宾利,穿着西装的老人,拿着星源家政公司的收购合同来了。

  “您好,先生,我是您的管家阿福,前来向您报道!这份合同签署后,星源家政公司就是您的了,同时,我们需要签署雇佣合同吗?”

  看着阿福,吴良笑了,拿起收购合同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同时,回应了一句,“福伯,不需要签订雇佣合同,我信任你和马先生。”

  阿福听到这话后,点了点头,“马先生也很感激您!”

  “客气了,公平交易而已。”

  “先生,您现在是要去哪儿?我开车送你。”

  “好吧,我打算回……”

  嗡!嘎吱!

  就在吴良刚刚要回答的时候,一辆宝马车疾驰而来,车门打开,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下来了。

  “思妍,你怎么在这里?”吴良看着她好奇的问了句。

  她是林江雪的妹妹林思妍,也就是吴良的小姨妹。

  林思妍双手交叉在胸前,一脸不屑的看着吴良,“还不是你这窝囊废害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姑奶奶接到父上、母上的命令,接你这废物回家。念在最后一次,我就勉为其难了!”

  “最后一次?”吴良皱了皱眉。

  “没错!一家人都在等着你签署离婚协议。上车吧!”

  “哦!”

  吴良还真没想到,之前大闹双木集团,这么快消息就走漏了。

  刚刚走到宝马车前,林思妍皱了皱眉,呵斥了句,“等等……你去找个塑料袋!”

  “找塑料袋干嘛?”吴良反问了句。

  “废话!你说呢?我的宝马车可是刚提的。”

  说这话的时候,她一副轻蔑的态度,在吴良那一身地摊货上打量着,就差点没有直接说出来,“别把我的宝马车弄脏了!”

  吴良气急反笑,转身回来,“那我还是不坐了!”

  “怎么?挤公交车啊!我怕你身上连公交车的钱都拿不出来?”

  林思妍鄙视一句。她知道这窝囊废在家里,除了做家务之外并没有其他收入。

  “用不着!”吴良冲着阿福打了个眼色。

  他点了点头,过去开车了。

  “吴良,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地方吗?又穷又酸,还喜欢争硬气!”

  说到这里,林思妍摊开双手,一脸无奈的道:“算了,反正你也要滚了!我勉为其难,不要你铺塑料袋了,上车吧!这可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坐宝马了。”

  此话刚说完,拉风无比的宾利车,直接停在了两人面前。

  吴良打开了车后门,在林思妍满脸惊恐中,坐上车去,放下了车窗,“对!你说得没错,我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坐宝马了。”

  说完这话,扬长而去。

  林思妍站在哪里,呆若木鸡,脸上的表情凝固了……

  林家!

  沧海市商业巨哼。

  林家老爷子林镇南创办了双木集团。

  分别给四个儿子,大房电器产品,二房运输行业,三房金融投资,四房也就是林江雪家双木地产。

  当然,林江雪家日子并不好过,因为林江雪的父亲林威是个私生子!

  房产生意虽在手,可其他三房参股,掌握了百分之40股份。

  这是一种不公正待遇,其他三房产业独立,他家只能依托别人。

  ……

  宾利车很快到达门口,吴良让阿福回去了。毕竟是个外人,不能参合林家家事。

  进了门,屋子里面,所有林家人都到齐了。

  林江雪坐在会客厅,老样子,翘着二郎腿,拿着一支笔,无聊的在手中转笔玩。一脸淡然的看着这场争论。

  看到吴良回来了,林江雪只是瞄了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“大哥,老爷子生前说了,双木地产我家掌控百分之六十股份。现在你还要百分之二十是什么意思?”林江雪的母亲李晴盯着大房怒目而视。

  “没什么意思?这是老太太的意思!”大房当家人林业冷笑道。

  他一句话,顿时让老丈人林威苦不堪言。

  当年林镇南出轨,生下了林威,他在世还会袒护这一家人。

  可现在一死,作为私生子,林家这群豺狼立马群起攻之!

  吴良找了个位置,坐在了林江雪的左手边。

  结果……

  林业的儿子林平,当即呵斥了句,“滚过去!这是林家会议,你这个外人来凑什么热闹?这也是你能坐的?”

  吴良一愣,并没有说什么。

  那边的林威不满了,“这是我女婿,为什么不能坐?”

  “四叔,少来了!你家不就为了名正言顺掌控双木地产,所以招了个上门女婿吗?我可告诉你,林家从不承认这个姑爷!”林平嚣张的来了句。

  当年,在老爷子将双木地产交给林威的时候,他们就要求多分股份。

  理由是,林威只有俩女儿,迟早得嫁出去,林家产业不能落到外姓人手中。

  所以林江雪为了堵住悠悠众口,花了八十万把吴良给买进了门。

  “林平,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吴良就是我老公!”

  林江雪难得开了口,接着瞪了吴良一眼,“坐下!这里是我家,我看谁能赶你走。”

  吴良耸了耸肩膀,一屁股又坐了回去。

  “总之,如果这事情是老太太的命令,我林威不听到她亲口说!股份我是不会让的。”林威坚定的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。

  林业干脆撕破脸,一拍桌子站起来了,“林威,你当你是谁?一个私生子而已,你还想霸占林家产业?你这个野种,趁早带着你这一家蹭饭的滚吧!”

  没曾想,好好的一场家族会议,直接上升到了人身攻击。

  林威给整得面红耳赤,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“大伯,即便我爸是私生子,双木房产这些年也是搞得有声有色。相比起你的双木电器不断亏损,问林家要钱补贴……我还真不相信,奶奶会把赚钱的地产股份拆散出去。”林江雪不说话则已,一句话直戳人肺管子。

  林业僵住了。

  那边的母亲李晴得到这话提醒,像是抓住了什么,欣喜的道:“对!大伯哥,你家一直在亏钱,老太太都没说什么?我双木地产赚钱还拆分股份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  林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怼住了,竟然恼羞成怒,啪!抬手一个大嘴巴子打在了林江雪脸上。

  “怎么和长辈说话的?我和你爹说话,有你插嘴的份吗?”

  看到这一幕,吴良皱了皱眉。

  可接下来,事情的发展,让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  啪!

  林江雪居然反手一巴掌,打在了自己大伯脸上。

  整张桌子上的所有人,呆若木鸡,彻底僵住。

  “这里是会议桌!老爷子家训,林家有能者为尊,不分大小!我林江雪自问这些年为家族赚的钱比你双木电器多得多,我为什么没资格说话?”

  林江雪女强人气质爆表,居然把所有豺狼给镇住了。

  吴良也看得目瞪口呆!

  没想到老婆竟然这么泼辣?

  大伯一巴掌打过来,她竟然直接还回去……

  现场气氛僵得要死,静得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。

  林业恶狠狠的来了句,“行!林江雪,有你的!今天这事儿不算完,我会如实汇报给老太太。我们走!”

  一场家族会议,最后不欢而散。

  林江雪什么也没说,坐在哪里面无表情。

  丈母娘李晴松了一口气,最后数落老公林威,“你啊!老是一味妥协林家三房,我们家活得最窝囊了。”

  林威叹息一声,感激的看着女儿,如果没有她,今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。

  “窝囊废!你出院了?还回来干嘛?”李晴不能对老公、女儿发火,只能拿上门女婿来出气。

  吴良微微一笑,“我去洗碗!”

  起身,直接过去了。

  林江雪苦涩,并没有多说什么?

  “站住!”

  结果,李晴大发雷霆。

  吴良站在了哪里。

  “签离婚协议!”

  “什么?”吴良转过头来。

  “我说,让你签离婚协议啊!”李晴一字一句的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老婆,你这是干嘛啊?”林威赶紧劝说道。。

  “还能怎样啊?照这个局势下去,咱们一开始招个上门女婿回来,好竞争林家大业。但现在来看老太太迟早会把双木地产给那三房,咱们不如留个后招。将来小雪跟陈斌结婚,至少一家人不至于落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晴的话说完,林威点了点头。

  确实,现在来看,双木地产可能真保不住了。

  吴良无奈,转头看向了林江雪,“你……希望我签字吗?”

  林江雪面无表情的坐在哪里,冷冰冰一句,“什么事都问我?自己拿主意!”

  “那行!我不签!”

  吴良的回答,一家人都愣住了。

  林江雪明显感觉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吴良,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?你在这家里除了洗洗刷刷,还有什么用?我怕你了行吗?八十万,不用你还了!你离了婚,赶紧收拾包袱滚蛋吧。”李晴直接怼上了。

  “妈,如果我能帮小雪坐稳这个位置,并保证双木地产股份不被拆分呢?我是不是还有点用?”

  吴良一句话说出来,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  然后,李晴哈哈大笑,“痴人说梦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也明着告诉你,别看着小雪人前风光,其实双木地产流动资金出问题了。刚才的表现不过是做给那些人看的!现在只有陈斌的投资才能拯救我们。你不是贪图小雪的钱吗?到时候家里破产了,我们被赶出林家,离婚了你一点好处都捞不着!”

  “是这样吗?”

  吴良好像有点明白了。

  为什么林江雪现在和陈斌互动频繁,走得这么近。

  “明白了吧?现在签了离婚协议,到时候免掉你八十万的还款,你至少还能留点。”李晴不屑的道。

  在她看来,现在说清了一切,吴良这个吃软饭的,没饭可吃应该主动签字了。

  谁曾想?

  “我去洗碗!”

  吴良真是不按照套路出牌。

  林江雪一脸怪异的看着老公背影,白天他还在公司闹离婚,怎么出去一趟就改变主意了?

  “哎,这个吃软饭的窝囊废,柴米油盐不进啊!我说让你签字,听到没有……”

  砰!

  丈母娘刚要再啰嗦两句,大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。

  尔后,妹妹林思妍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冲了进来,“吴良回来了没有?”

  大家看到她都是一愣。

  “怎么了?思妍,你这冒冒失失的。”李晴责备女儿没有点大小姐的样子。

  结果,林思妍满脸惊恐的大叫着,“你们难道都没看到吗?刚才吴良是坐宾利回来的!”

  一家人全雷住了!

  吴良坐宾利?

  哪个以八十万把自个儿卖了的死穷鬼?

  “思妍,你脑子清醒点没有?我们这边正在讨论离婚呢,你想帮他也不用编造这种借口吧?”李晴一脸不满。

  林思妍急了。

  “妈,我说的都是真的!我最讨厌他了,怎么可能帮他说话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一家人面面相觑。

  “这臭小子租车了吗?”李晴想来想去,只有这个可能。

  林思妍立马反驳,“这软饭王在家里又没有工资,哪有钱租车?”

  大家再次沉默。

  只有林江雪起身,什么也没说,直接进厨房了。

  她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,脸上古井不波,仿佛……这世界没有任何一切能让她动容。

  结果,刚刚进了厨房,林江雪的表情变化,还是惊呆了!

  吴良早已经洗好了碗,这一会儿正在做菜。

  这也是他在这个家里唯一的价值!

  只是……

  这一会儿,他跟玩杂耍一般,左手在烧锅煎蛋,右手刷刷的不断切菜。

  动作干净而利落!简直神乎其神!

  “你……这是在干嘛?”林江雪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,很快又是那副冷淡样子。

  “哦,做饭啊?你们没吃晚饭吧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林江雪沉默了,很想开口问一句,妹妹今天看到你坐宾利是怎么回事?

  但她的个性,终究开不了这个口。

  转身,林江雪准备离去。

  “小雪,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。我有一个同学很有钱,他看了双木地产的项目,很有兴趣投资的。”

  她不问,吴良倒是主动解释了。

  说完,头也不抬,继续“玩杂耍”。

  林江雪没有回头,却已经僵住了,淡淡的就一个字,“哦!”

  等到冰山女总裁出来,一家人立马上前询问,“怎样?他哪里来的车?”

  “他同学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话一说完,林思妍立马拍了一把大腿,“我就说嘛,他那么穷,怎么开得起宾利,还请了个专职司机。哼!不要脸,拿人家的屁股给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  “唉,不是……我说小雪啊,咱还是得离婚。”李晴赶紧又来了句。

  林江雪欲言又止,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,不说了。

  吴良有同学能投资她?

  怎么可能?

  说出来只怕一家人更加讨厌他吹牛吧!

  “吃饭了!”

  不一会儿功夫,饭厅传来了吴良的声音,一家人赶紧走了过去。

  所有人惊呆了!

  满满当当的一桌子美食,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做了出来,这小子怎么办到的?

  看着她们惊讶的眼神,吴良淡淡一笑。

  他这三万次间,早就拿到厨神称号了!

  谁曾想,小姨子真的很不给面子,瘪了瘪嘴,“你不会偷偷叫了外卖吧?”

  “说笑了,我哪有钱叫外卖!吃饭吧。”

  一家人坐在了桌子上后,谁也没动筷子。

  因为……

  吴良以前的厨艺,他们深有体会,难吃到爆!

  要不是为了节省钱,家里早请个厨师了。

  只有林江雪,勉为其难的端起碗,然后夹了一筷子,尝了一口。

  食物一进嘴!

  下一刻,她杏眼一下瞪圆了,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吴良。

  旁边的林思妍还捂着嘴偷笑,“姐,很难吃吧?老实说,我倒是宁愿叫外卖,也不愿意吃这窝囊废做的饭菜。因为那味道,实在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她彻底傻愣住了。

  因为姐姐一筷子接着一筷子,不断的狼吞虎咽了起来。

  一家人面面相觑,也试探性的伸出了筷子。

  半小时不到……

  桌子上只剩下了空盘子!

  林威还吃得直打嗝。

  吴良举着一碗白米饭和筷子,傻傻的楞在哪里。

  原来的时候还有剩菜剩饭,现在好了?

  汤都没留一口!

  只能凑合着吃点白饭了。

  完事儿后,他去洗碗,从厨房出来,老丈人和丈母娘一边看电视一边在议论。

  “老婆,小雪不离婚就别逼她了嘛!”

  “我逼她吗?那窝囊废怎么和陈斌比?他在这家里有什么用?”

  “今晚上他做的饭菜不是很好吃嘛,你都吃完了。”

  “饭菜好吃有屁用啊!小雪是找老公,不是找厨子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李晴瞪着林威,“哎,我说……你不会吃人嘴短,一顿饭就给你收买了吧?八十万买个厨子得多贵啊!今天你也看到了,咱们家被其他三房欺负,他吭气了吗?老娘买条狗回来,还知道吠两声呢。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候,林威咳嗽了两声,打了个眼色。

  丈母娘扭头看去,这才发现吴良阴沉着脸,站在身后。

  她冷哼一声,“听到又怎样?我是没说错啊,买条狗就是比他强!”

  说完,李晴转身进屋,砰的一下,重重把门给关上了。

  林威尴尬了!

  在这个家里,唯一能为吴良说话的只有他。

  因为林威是个私生子,从小到大遭受白眼和鄙视,自然对吴良报以同情。

  吴良冲着他点了点头,“爸,我睡了!”

  “嗯,小良啊,刚才你妈的话……你别介意!”

  “我知道!她也是为小雪好。”

  吴良叹息一声,进屋了。

  他纵然心中有气,也无可奈何,那是林江雪的母亲。

  屋子里面,林江雪老样子,冷冰冰的躺在哪里,戴着一副眼镜正在看书。

  吴良什么也没说,走过去老老实实的打开衣柜,然后拿出被子和褥子,在地上铺好。

  躺下没多久,林江雪摘下眼镜,熄了台灯,黑暗中淡淡一句,“今晚上的饭菜很好吃!”

  “哦!”吴良笑了。

  ……

  一夜无话。

  第二天一早,吴良便出了门,去接管他的公司了。

  星源家政!

  妹妹吴雨上班的公司。

  结果,刚刚一进门,门口一个迎宾的下意识喊了句,“欢迎光临,您是要雇佣……”

  话说到半截,一看到是吴良,她立马啐了句,“嘁,原来是你这吊丝!怎么?又来找妹妹啊?”

  她叫杨娟娟,也是星源家政的员工,十分的嫌贫爱富。

  吴良见怪不怪了,问了句,“我妹妹呢?”

  杨娟娟嗤之以鼻,嘲讽了句,“吴良,你还有脸来找妹妹?怎么?嫁入豪门之后,生活不好吧?又跑来找你妹妹借钱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吴良沉默了。

  他在林家除了包吃包住,没工资的,遇到紧急情况只能找妹妹借钱。

  一来二去,全公司都知道了。

  “呵呵,有你这样一个哥哥,我真替你妹妹感到悲哀!你妹完蛋了知道吗?现在像个可怜虫一样,在办公室哭着求老板别开除她呢。”杨娟娟双手交叉在胸前,得意的道。

  她早就不爽这对穷鬼兄妹了,现在滚蛋了,杨娟娟开心极了。

  吴良脸色一冷,嗤笑道:“开除我妹妹?我没听错吧!”

  “对!就因为给你的死鬼老爸扫墓,她被开除了。”杨娟娟把话题引爆。

  “你……”吴良一瞪眼。

  “怎么?生气了?想动手?你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?”杨娟娟一脸鄙视。

  “我当然知道你男朋友是谁?地头蛇刘芒嘛!”

  吴良一句话说完,杨娟娟惊呆了,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他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呵呵,我不仅知道你男朋友是刘芒,而且我还知道,是你主动勾引他的。刘芒是你好闺蜜兼同学的老公!”

  说完,吴良看着她,一脸嫌弃。

  杨娟娟瞬间脸色涨得通红,如同看怪物一般盯着吴良。

  正因为是小三,又是同学的老公,所以她顾及颜面,一直没有把这事儿说出来。

  可吴良怎么会知道两人如此私密的事情?

  天呐!这小子什么来头?

  吴良不理会她怎么想,反正如此烂贱的人,马上会被开除。

  他直接前往了老板办公室。

  “老板,求求你了,我母亲还在医院躺着,我很需要这份工作,你不要开除我好不好?”

  办公室里面,传来了妹妹吴雨的哭腔。

  “我管你那么多?没有我的批准!擅自离岗,就得开除。”

  “我可以减工资的,老板!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

  “吴雨,你自己怎么回事儿心里没点比数吗?每次都要预支工资给你的病秧子老妈买补品,你当老子开银行啊。而且,你穿得破破烂烂的很影响公司形象,早就引起同事们的不满了。看到桌子上的投诉信了吗?大家都希望你滚!”

  “老板,我……”

  “滚!草拟吗的,非要逼我彪脏话是吗?你听不听得懂人话,你被开除了!”

  听到屋子里的争吵,吴良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  因为家里穷,所以同事们都鄙视妹妹是吗?

  因为家里穷,吴雨每天都得低声下气是吗?

  这世道就这般。

  穷!呼吸都是错。

  富!放屁都是香。

  但今天……

  没有人可以动我妹妹!

  没有人!!

  砰!

  终于,吴良忍无可忍,一脚把门给踹开了。

  “我有个更好的提议!陈胖子,你给老子滚,我妹妹来当星源家政的老板如何?”

  陈胖子听到这话一愣,随即脸色铁青,“滚出去!谁让你进我办公室的?”

  “你的办公室?你确定?”吴良嗤笑。

  “萨比!”

  陈胖子骂了句,最后转头看着吴雨,冷冰冰道,“对!你被开除的原因还加一条,你有一个穷鬼哥哥!三天两头往这边跑,影响了公司的正常工作。”

  吴雨顿时急了,急匆匆跑过来,拽着吴良的手。

  “哥,你别说话了,先出去吧!这里的事情,我会想办法。”

  “想办法?小妹,如果你的办法是低声下气求他,我看还是免了吧?”

  “哥,你……你别说了!”吴雨有点难堪了。

  哥哥硬气没错,但他等于把话说死了,她连周旋的余地都没有。

  没有了这份工作,妈妈在医院可怎么办?

  林家只出了医疗费,吃喝拉撒还得她想办法。

  陈胖子更是直接,摁响了桌子上的内线,“来几个人,把这俩白痴扔出去!妈的,弄得我办公室都是股穷酸味。”

  “老板,新老板马上要来了。”

  “是吗?我知道了!叫所有人列队欢迎。”

  陈胖子匆匆起身,整理了下衣服,赶紧冲出了办公室。

  走到门口,还指着保安叮嘱了句,“你们尽快把这俩死穷鬼带走,别让新老板看到影响了公司形象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那几人走过来,一脸阴险的看着这对兄妹。

  “怎样?是你们自己走呢,还是我把你俩丢出去?”

  “哥……”吴雨急了。

  要不是哥哥突然来捣乱,说不定她恳求一番,还能保住工作。

  但现在……

  吴良微微一笑,指着面前几人,“小妹,你记好他们这些人的脸。”

  “为什么呀?”

  “因为等下你看谁不舒服,你就开除谁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那几个保安闻言差点没笑出眼泪来。

  “我好怕怕哦!这里是星源家政,软饭王!你以为是你老婆的双木地产?”

  “这家伙真萨比!吃了老婆软饭,还吃妹妹的软饭。”

  “吴雨,你有这样一个哥哥,我都替你脸红啊。”

  众人的嘲笑,让吴雨垂头丧气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……

  公司门口处,陈胖子整理着衣服,冲着身后的员工大叫着,“都准备准备!新老板马上来了。”

  “新老板?老板,你把公司卖了?”

  “废话!人家可是大有来头,收购公司后,要在这基础上扩建,将来我们就成大公司了。”

  “那你呢?”

  “放心!老子还是你们的头儿,经理这位置是我的。”

  听到陈胖子这话,星源家政的员工们都激动了。

  新老板,还要扩建星源家政?

  那他们岂不是跟着沾光?

  不一会儿,一辆拉风的宾利,直接停在了门口。

  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,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  陈胖子搓了搓手,一脸献媚的赶紧上去,“老板,您来了!呵呵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立马提高几分音调,大叫着,“陈远洋携星源家政全体员工向新老板致敬!”

  话毕,一鞠躬。

  身后的员工们,纷纷低头。

  “呵呵,好啦好啦!不用搞得这么隆重。我相信大家也听说了,星源家政被收购后,即将改名世纪公司,所有员工的待遇将在原来的基础上工资翻倍。”

  “哇!”

  “谢老板!谢谢老板!”

  所有人激动得不断点头哈腰。

  太幸运了!

  居然遇到个大公司收购,大家都涨工资,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儿啊。

  现在天上掉馅饼,刚好砸在了他们的头上,能不欣喜吗?

  恰好这时候,在两个保安防贼一般的跟随下,吴良兄妹灰溜溜的走了出来。

  员工们一个个议论了起来。

  “吴雨怎么了?”

  “她被陈老板,哦不!咱们的陈经理给开除了。”

  “唉,好可怜!大家都涨工资,她却在这节骨眼上被开除,也真是倒霉透顶。”

  “可不是吗?谁让她家穷比。哥哥还是个窝囊废!”

  “走了好啊,免得把公司搞得穷酸味十足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面对众人的议论纷纷,吴雨难过极了,低着头,眼眶已经红润。

  丢了工作不说,还被耻笑,回去之后妈妈哪里怎么交代?

  哥哥也真是的,他有林家养着,也不体会下妹妹在外面求生的艰苦。

  “等等!”

  就在这节骨眼上,陈胖子喊了句。

  吴良兄妹站在了哪里。

  “搜他们身!”

  “什么?”吴雨满脸不敢相信。

  “谁知道你有没有带走公司的东西?你家这么穷,做贼也是正常的。”

  陈胖子在新老板面前尽力表现,想落个负责任的好形象。

  可他没看到……

  刚才还喜笑颜开的阿福,此时此刻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。

  “愣着干什么啊?搜身!”陈胖子冲着身后的保安大叫。

  保安们看着吴雨的苗条身段,一脸猥琐的笑了。

  身后那些员工们,更是一个个抱着双手,幸灾乐祸的看着。

  “你可真是公司之耻啊!”阿福冷冰冰一句。

  陈胖子微笑着点了点头,“没错!这丫头又穷又酸,丢尽了公司的脸。不过,老板您放心,我已经开除她了!”

  话音一落,他还一脸献媚的笑容。

  但下一刻……

  陈胖子僵住了!

  因为新老板的目光,一直停留在他脸上。

  陈胖子左右看了看四周,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自己。

  阿福再次加重了语气,肯定道:“没错!说的就是你!公司之耻!”

  “啊?”陈胖子一下傻眼。

  周边的员工们更是面面相觑。

  什么情况?

  这新老板为什么骂陈经理是公司的耻辱?

  但接下来,更加让他们大跌眼镜的还在后面。

  阿福直接小炮过来,毕恭毕敬的冲着他们眼中的死穷鬼吴良,深深一鞠躬,“老板,对不起!我没处理好一切,让您受惊了。”

  哗!

  现场直接炸锅了。

  众人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的,满脸不敢相信。

  什么?没听错吧,他刚才叫吴良这穷鬼老板?

 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!

  连亲妹妹吴雨这一会儿,看哥哥的眼神也是震撼无比。

  “老……老板,你说什么?他只是个穷比啊!你这是在开玩笑吗?”陈胖子惊呼道。

  阿福皱了皱眉,最后当着所有人面,掏出了收购合同。

  “看清楚,上面的公司收购人是谁?这!就是你们的新老板吴良!”

  嘶~

  现场众人看到收购人一栏,写着“吴良”二字,直接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一个正在送盘子的员工,更是吓得手一哆嗦,稀里哗啦的盘子顿时掉在了地上。

  陈胖子紧张莫名,豆大的汗水,不断的从他额头彪出来。

  “哥,你……”吴雨刚要开口询问吴良。他抬起手来,制止了妹妹的话。

  接着,一脸笑嘻嘻的走到了陈胖子跟前,吴良拍了拍他肩膀,“胖子,那办公室是谁的啊?”

  陈胖子眼珠子一转,立马陪着笑脸,“您的,当然是您的啊!”

  “哟,你看我这身上一股子穷酸味,好不好闻啊?”

  “好闻!嗯,香着呢!可香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吴良顿时大笑了起来,下一刻脸色一肃,丝毫不按套路出牌,“你被开除了!”

  “什么?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咸湿文学]回复数字22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
  陈胖子吓得双腿发软,赶紧大叫着,“老……老板!求你了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?我眼瞎!没认出你这尊大佛啊。”

  “以下点到名字的……”

  “杨娟娟,陈光,吴义,你们全被开除了!”

  吴良看都没看胖子一眼,转身继续道

  那俩保安和杨娟娟都是面如死灰。

  杨娟娟一脸怨毒的看着吴良,“咱们走着瞧!哼……”

  吴良不屑的瘪了瘪嘴,刘芒是吗?

  他在我面前算老几?

  背着双手,吴良转身,淡淡的就丢下了一句话,“从今天开始,世纪家政公司由吴雨小姐担当总负责人!谁要不想干,趁早卷铺盖滚!”

  现场那些员工们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咸湿文学]回复数字22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。

  在震惊无比之后,全都冲着依然在发呆的吴雨,齐刷刷一鞠躬。

  “吴总好!!!”

  那震耳欲聋的声音,在星源家政格外响亮……